蓝湾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蓝湾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

姚轩鸽:中国纳税人处于“植物人”状态

发布者: wifi798 | 发布时间: 2016-4-21 14:18| 查看数: 15683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http://cul.qq.com/a/20160421/008952.htm


[摘要]“间接税”之所以受青睐,特别是广受发展中国家的青睐,根本原因就在于,它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强大的“聚财”功能,它可以向一切商品和劳务征收,即征税对象十分普遍,税源自然丰富。


作者:姚轩鸽(财税伦理学者)


精彩内容:


人一生中有两件事无法逃避,即死亡和缴税。差别仅在于:是同意的强制还是被动的强制?你是明明白白地交税,还是稀里糊涂地交税?


如果你不满足于素面朝天的生活状态,想化个妆,把自己修饰一番,那么,你每花100元钱的护肤品,就得做好交14.53元的增值税,25.64元的消费税,以及4.02元的城建税等税。


作为实际缴税主体的你,对这一切并不知晓,更为关键的是,并不是你不想知道这一切,而是这种税制安排,有意无意,或特别刻意地不想让你知道这一切。


以下是文章正文:


必须首先声明,笔者写下的这个题目,并不是一个全称判断。


你是纳税人,但你不知道


不论你是一位称职的宅男或宅女,或者至今依然走单的孤男寡女,为了基本的生存,你一睁开眼就都得消费。因此,就有这样一种税制的税种组合“间接税为主,直接税为辅”为你准备着,而且要占到一个国家全部税收收入的60-70%。


问题是,人一生中有两件事无法逃避,即死亡和缴税。差别仅在于:是同意的强制还是被动的强制?你是明明白白地交税,还是稀里糊涂地交税?


因为纳税者缴税,并不是一种无私的、不计回报的分外善行,多是为了从zf那里交换到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,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取自己人生的福祉。


事实上,只要你消费,你就已经缴了税。比如,你买了一袋价格2元的盐,其中就有大约0.29元的增值税,还有0.03元的城建税。同样,如果你要去餐馆和朋友打个牙祭,花了几百元钱,但你并不知道其中也包含有5.5%是营业税及城建税(营改增后或有变化)。同样,如果你不满足于素面朝天的生活状态,想化个妆,把自己修饰一番,那么,你每花100元钱的护肤品,就得交14.53元的增值税,25.64元的消费税,以及4.02元的城建税等税。其实,你就是去理发店理个发,也得交5.5%的营业税及城建税。如果想和朋友喝个高档的白酒、洋酒,找一个“上头”的感觉,你就得缴更多的增值税和消费税……


可是,你真的知道究竟缴了多少税,缴的是哪种税,缴给谁了吗?就缴税的实质而言,你既然缴了税,你就是纳税人。但是,作为实际缴税主体的你,对这一切并不知晓,你却并不是一个权li与义务统一于一身的纳税人。更为关键的是,并不是你不想知道这一切,而是这种税制安排,有意无意,或特别刻意地不想让你知道这一切。因为纳税者一旦知道了这一切,就可能计较税款的去向和用途,就要在意自己的纳税权li。


毋庸讳言,对于一个长期习惯于“为民做主”的官圆群体而言,唤醒纳税人权li意识,消减纳税人的“植物人”状态,便意味着不能随意贯彻自己的偏好与意志,意味着官吏群体利益和好处的减少或丧失。因此,公然的税收征缴,必然伴随处心积虑的税收巧取——拔更多的毛,而不让鹅觉察,或者叫唤。


“植物人”状态是一种税制性宿命


这种不让纳税人知道自己实际缴税真相的税制安排,便是建立以“间接税”为主的税种组合制度。因为只有在这种税种制度安排下,纳税人的权li意识才可能大面积处于酣睡或昏迷状态,也就是处于“植物人”状态。借用现代医学的“植物人”概念,也就是让纳税者处于一种“与植物生存状态相似的特殊的人体状态”,即“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,认知能力(包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力)已完全丧失,无任何主动活动”。只是“对外界刺激也能产生一些本能的反射,如咳嗽、喷嚏、打哈欠等。但机体已没有意识、知觉、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”。


直言之,纳税人“植物人”生存状态特指当下相当一部分纳税者,由于zf税种制度安排,即“间接税为主,直接税为辅”的税种组合,虽然实际上缴了税,但对自身“税痛”的认知意识与能力几乎“完全丧失”。这意味着,整个社会征、纳税人之间权li与义务关系的失衡与失序,税制改革原动力的不足。长此以往,便有悖于税制创建增进全社会和每个纳税人福祉总量的终极目的。


逻辑上,消减一个社会处于“植物人”状态的纳税者,唤醒这些纳税者的“税痛”意识,进而培育纳税人权li与义务统一的意识,是一个社会税制改革的基本目标和使命。


问题是,当下中国处于“植物人”生存状态的纳税人究竟在全部纳税人中占有多大的比例?


据有关专家研究,1994年中国“间接税”在总税收收入中占比超过了75%,“直接税”不到25%。2011年“间接税”占比超过70%,而来自“直接税”(所得税和其他税种的收入合计“占比不足30%”。到了2013年,“间接税”的占比超过了60%,“直接税”的占比超过了30%。当然,也有观点认为,2013年,以增值税、营业税、消费税为主体的“间接税”占比达68%左右,以企业所得税、个人所得税为主体的“直接税”占比达25%左右。


这意味着,当下中国纳税者处于“植物人”状态的,在60-70%。换言之,当下中国有60-70%的纳税者,对自身“税痛”的认知意识与能力几乎“完全丧失”。因此,便不会自觉主动地去关心、关注自己交的税款做了什么,效果如何,等等。客观上,纳税者权li意识的大面积淡弱意味着税权缺少来自纳税者的监督与制衡,容易纵容税权的滥用和浪费,无助于增进全社会和每个国民的福祉总量。而且,税制改革的原动力本就淡弱,缺乏人性的可持续的正向推动力,容易走偏,犯方向性的错误。


消减“植物人”,必须唤醒与治疗并举


要彻底改变当下纳税人的“植物人”生存状态,既需要全社会持续性的“唤醒”,以防纳税者沉沉睡去,也需要必要的“诊疗”配合——税改。


中外思想家、税收学家,大都认为应该建立“直接税为主,间接税为辅”的税种体制。而且,当代发达国家,大多采用的是以“直接税为主,间接税为辅”的税种组合。


道理在约翰·S·密尔看来:“都是直接税,人们对税收的感觉会强烈得多,监督zf的动力也要强得多。直接税让人更痛苦,却也让人明白,养一个zf很费钱,所以必须好好地监督它。”


而对纳税者自身“税痛”的认知意识与能力几乎“完全丧失”这种状态做出“植物人”命名的当代日本税法学家北野弘久看来,就是因为在间接税情况下,纳税人通常在法律上被置于“植物人”的地位,纳税人在国MZ权原理下所享有的监督权、控制租税国家的权li几乎不可能实现。而且,更重要的是,与直接税相比,间接税还会损害自由竞争和交换。


马克思也曾精辟地指出:“如果需要在两种征税制度间进行选择,我们则建议完全废除间接税而普遍代之以直接税。”


“间接税”之所以受青睐,特别是广受发展中国家的青睐,根本原因就在于,它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强大的“聚财”功能,它可以向一切商品和劳务征收,即征税对象十分普遍,税源自然丰富。


而且,由于间接税多是以商品价格或劳务收费标准为依据课税,即无论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的成本高低如何、有无盈利,以及盈利多少,只要商品和劳务能卖出,zf的税金就有保障。


因此,这对于一个处于转型阶段财政“饥渴”状态的zf来说,无疑是“一根救命稻草”,不会弃之不用。远虑在于,如果聚财上了瘾,谁来制动和遏制?有无这样的“否决机制”?


当然,由于间接税的计算和征收无须考虑征税对象的复杂性,多采用比例税率,征税相对简便等等,也是其受青睐的重要原因。


需确定税制改革的真正方向


值得庆幸的是,中国税制“间接税为主,直接税为辅”的弊端,越来越受到学界和社会各界的关注,有专家已经呼吁,新一轮税改要将建立“直接税为主,间接税为辅”作为主要目标和重点。不过,要建立这样的税制,必然任重道远,充满荆棘。因为现实的税制改革,正有意无意地背离这一大方向。


首先,历次税制改革并未降低“间接税占比”,反而是在不断增加。比如,最近几年全面推进的“营改增”(“营业税”改征“增值税”)改革,以及计划新开征的环境保护税等新税种,都是在加重和扩大“间接税”的占比,使处于“植物人”状态的纳税者越来越多。


同时,也未明确把“提高直接税占比”作为税制改革的主要目标,反而在不断降低,相对扩大“植物人”状态的纳税者规模。比如, 2011年中国个税免征额从2000元提高到3500元后,工薪收入者的纳税面便由约28%下降到约7.7%,即个税纳税人数由约8400万人减至约2400万人,有6000多万人暂时不再需要缴纳个税。这在客观上降低了直接税的占比。而唯一有可能加重一点直接税占比的房地产税,也因为种种复杂的历史与现实原因,一时半会儿难以落到实处。


当然,最重要的是,zf已收上去的税款,并没有切实“用好”!存在所供不足额、所供不合意、所供非所需,以及所供不公开、所供不公正等深层次的问题。


(作者:姚轩鸽;编辑:李大白、张宁;文中图片系编者所加;图片来自网络。本文系腾讯思享会独家约稿,未经允许,请勿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)

最新评论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